返回686我要把你榨干  嚣张小王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全文阅读

    “跟他们玩玩”

    她喃喃地重复着他的话,对上他烫人的目光,忽然明白了什么。

    一束火苗腾地从心底窜起,直烧得她脸颊滚烫,她用力推开他,顺势坐在软榻上,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

    “虽然我不是君,但我大小也是个王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的话也不能是戏言,否则你让那些人以后怎么看我”

    他但笑不语,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仿佛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在他眼里都是再美不过的风景,让他禁不住时时流连,

    “更何况,我本身也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我才不要玩玩。”

    他突然很认真地点头,一本正经地说:

    “嗯,正合我意。”

    说着,眼中的热度又上升几分。

    她娇嗔地推了他一把:

    “我没跟你闹那些老顽固让你娶妾纳妃的,不就是怕我会霸着你、让你无心朝政吗,吴清清和吴用的事让他们对我心存不满,我虽然能理解却不能接受,这原本就不是我的错,他们凭什么怪罪到我头上话虽如此,他们却不愿意站在我的角度替我想想,爱情都是自私的,吴清清可以自私,为什么我就不能王后怎么了哪条法律规定王后就一定要宽容大度、为国主找女人我就是小气,我就是不贤惠,那又怎么样不就是儿子嘛,我就是要堵住他们的嘴,我一定要说到做到,两年就两年,我就不信我这肚子不争气”

    说着,她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他专注地看着她,忍俊不禁,伸出手轻抚起她的脸庞,这样的她让他爱不释手。

    都说男人是用下伴身思考的动物,可是他知道,他就是爱她这个女人,视她如命,无关任何。

    她忽然紧紧地蹙起了眉头,有些惊慌地望向他:

    “算起来,咱们在一起也有好几个月了,为什么我这肚子迟迟没有动静难道它坏了,不能生了”

    他将手缓缓移到她的腹部:

    “要不要找太医给你瞧瞧”

    她使劲点点头,觉得不对,马上摇摇头:

    “先不要了,再观察一个月,万一被检查出什么,我恐怕连这两年都保不住了。”

    他笑得意味深长,不知不觉间,大手从她的腹部移到了她的腰上,用力往前一带,她立刻紧贴在了他的胸口:

    “不如我先帮你检查检查”

    她娇羞地笑了起来,双手抵着他的胸膛:

    “这几个月,你检查得还少吗说不定是你的问题,谁又知道”

    她傲娇地翻了翻白眼,眼睛瞟到了被他扫到一边的锦盒,才想起自己来找他的目的,

    “你还没回答我呢,锦盒里的东西呢,哪去了”

    话音刚落,他突然一个反转将她压在了身下,她惊呼一声,再睁开眼睛时,他邪魅的脸庞已经悬在了上方:

    “我可以告诉你,里面的东西我拿走了。”

    “真的是你”

    她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拿我的东西你身为国主怎么可以言而无信说好了把锦盒给我的”

    “你要的是锦盒。”

    他打断了她。

    言外之意,锦盒里的东西不算喽

    “你怎么这么坏你明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他的笑意加深,呼吸也在不知不觉间粗重起来:

    “易容工具”

    “明知故问。”

    她没好气地戳着他的胸口。

    他握住她不安分的手指:

    “可以,拿东西来换。”

    说着,他的脸又往下逼近一寸,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庞、唇角,淡淡的檀香萦绕在周遭,她好像受到了传染,呼吸也渐渐不稳,随着他高低起伏。

    “什么”

    她眨着眼睛,迷茫的样子如同在干柴上施了一把火,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的起了反应,坚硬地抵着她,即使隔着冬天厚厚的衣料,仍然那么清晰。

    “你。”

    他只说了一个字,嘶哑的声音最后消失在四片唇的缝隙中。

    他狂热地吻着她,排山倒海,他抚过的肌肤迅速被点燃,她来不及拒绝,已经烧得浑身发烫。

    在床尚上,他似乎永远学不会温柔,也许他不是故意的,力量如此,在这种时候更是无法控制,她已经不知道被他撕坏了多少件衣服。

    当他精壮赤果的上身紧紧熨贴在她的身上时,她知道那激荡的时刻就要来了,果然,他身子一沉,将自己送了进去,那一声低低的舒适的呼吸声,点燃了她的身体,她死死的攀着他,感受着他的冲撞、他的汗水、他的力量直到那一缕缕灼热冲出,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她。

    他总是不知餍足,吻了她好久才放开,身体却始终不愿退出去,只是轻轻伏在她的身上,平复着呼吸。

    每当这时,她都累得睁不开眼睛,动也不愿动一下,直到他的身体再次发生变化,这几乎是意料之中的。

    果然,他又开始吻着她的耳垂,轻轻地唤她的名字:

    “铃儿,铃儿”

    每一声都带着浓浓的爱与情晴欲,能让她酥到骨头里。

    如果在平时,她都会笑着说痒,然后往外推他,告诉他自己好累,想要休息。

    可是今天,她使命感爆棚,她要儿子,一个像他一样的儿子。

    所以她没有拒绝,而是反客为主,偏过头,主动吻住了他:

    “我要把你榨干”

    他低低地笑了:

    “不要放过我”

    永远

    那一年,她易容代嫁,嫁了一个冷若冰霜的他。

    那一年,他为报父仇,娶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她。

    她说:“我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说:“这一生,我只爱你一个,只娶你一人。”

    她没有豪言,他没有壮语,只是为了她的这句话,他甘愿付出一切。

    他说:“为了铃儿,我一定要成为大邱的王我要站在最高的巅峰,只为让她知道,不管她走到哪里,只要她回头就看得到我。如果我找不到她,就让她来找我,如果她走得太远看不到,我便夺下更多的江山,站在更高的巅峰,直到她看得到我为止。”

    他说:“如果有一天,有人用铃儿来跟我换江山,我会跟他说声谢谢。如果有人想用整个天下换我的铃儿,抱歉,不换。”

    他说:“我要收复这天下,只因为你在这天下间的一角,天下有多大,我的怀抱就有多大,如此宽广的怀抱,只为了拥抱你一人。”

    几翻辗转,几许情愁,几多悲欢,几多离合,兜兜转转,她还是他的她,他亦是她的他。

    世人无数,我只要你,为此,执着一生。

    ******

    几天后,她还是如愿去看了南宫绝,不为什么,她只想看看他如今过得怎么样。

    不管她与那些大臣定下了几年之约,亦不管她生不生得出儿子,她都知道,他永远不会舍她,即使不要这座江山,他也不会不要她。

    有这样强大的他,给了她这般强大的安全感,她还有什么好怕

    想想她活到这么大遇到的几个男人,阿莫礼此时已是斯南的国主,穆天宁亦稳坐太子之位,只有南宫绝得到了如此不堪的下场,虽然是他咎由自取,但每每想到他,想到他做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她,她总会唉叹不已,心里那柔软的地方轻易就被触动,她终究有些不忍。

    如果可能,她想劝一劝他,劝他放下执念,忘记从前,平静地走完一生,毕竟他的身边始终有燕玲珑不离不弃,这是他的福,他应该懂得珍惜。

    大邱王陵在金坦城的西侧,距离王宫有一段距离,如今太平盛世,按说没什么可担心的,可拓跋九霄却偏偏要陪着她一起,她撇撇嘴,说如今南宫绝是断然不能将她怎么样的,他已经是个废人,有畏惧

    他只是淡淡的,没有解释什么,她也只好欣然接受。

    此刻,她坐在华丽的马车里昏昏欲睡,原本坐得挺直,后来头如捣蒜,再后来歪斜在他的肩膀上,最后直接倒下。

    在她倒下的那一刻,他稳稳地接住了她,捧在怀里,小心翼翼,像抱着一个刚刚出世的婴儿。

    为她拂去额前的碎发,他在她的额头印下一吻,又紧了紧怀抱,让她安枕无忧。

    得夫若此,夫复何求

    她被这个湿痒的吻弄醒了,睡眼迷蒙间,她扯着唇角笑了笑,翻个身拥住他健实的腰身,睡得香甜。

    直到脸上传来痒痒的感觉,她才懒洋洋地睁开眼:

    “到了吗”

    慵懒的声音传出,带着一丝晨起的沙哑。

    “现在还不到午时,你怎么就这样嗜睡”

    他随意地问。

    她伸了个懒腰:

    “是啊,这几天总是犯困,大概是太无忧无虑,整天无所事事,只能睡觉了。”

    他捏捏她的鼻子:

    “你不做那些稀奇古怪的衣服了”

    提起衣服,她突然瞪大眼睛眨巴眨巴,晶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

    从他怀里爬起来,她突然风晴情万种地勾住了他的颈:

    “亲爱的,你说如果有一天我把做好的那些成衣拿到金坦城的大街上去卖,会不会”

    “不准”

    她吞吞吐吐地试探着,话未说完就被他打断,斩钉截铁的两个字,毋庸置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