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687生死相伴  嚣张小王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全文阅读

    “为什么”

    她立刻松开他,拔高了声调,那丝不满毫无隐瞒地挂上了唇角。

    “你是王后”

    他只说了四个字,便率先下了马车,回身把手伸给她。

    她看着那只擎在半空中的手,嘴巴努得老高,从马车里钻出来,使劲推开他的手,自顾自地下来。

    明明能感觉得到身后两道冷冷的视线,她却偏是不理,提起繁琐的后服裙角大步向王陵走去。

    王陵是拓跋九霄登基后,特意为拓跋冲修建的,里面埋葬着两个人的骸骨,拓跋冲和穆如烟,为了纪念父母,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

    至于云傲天,当初他死后就由南宫清风继承了王位,南宫清风为了不让世人看出是他谋朝篡位,故而为云傲天与云氏一族设立了陵园,不过这一处陵园在拓跋九霄登基后也被夷为平地,拓跋九霄说,大邱从建国到覆灭,除了拓跋王,再没有第二个王。

    当初逼宫南宫清风时,他死状凄惨,拓跋九霄命人随意处置了他的尸体,从此再无过问。

    林铃儿站在王陵前,肃然起敬,因为里面葬着霄的父母,虽然在她被册封为后的时候来过这里祭祖,但如今依然能格外触动她。

    放眼望去,此处方圆千里都杳无人烟,依山傍水,坐北朝南,窝风向阳,真是个极好的安息之地。

    远处的高山上栽满了青松翠柏,冷风袭来,发出沙沙的响声。

    王陵高大壮阔的大门敞开着,门口两只石狮庄严威猛,彰显着墓葬中主人的霸气。

    精壮的士兵手持长矛兢兢业业地守卫着,不敢有半点懈怠。

    这样庄严肃穆的场景让她突然忘了刚才的不愉快,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拓跋九霄,在公公婆婆面前,她还是不要太任性的好,否则他们怎么能放心把儿子交给她。

    只见他仍然站在原地,像是料定了她会回头找他一样,他的唇边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除了钱业,他吩咐其他人都留下,这才朝她走来。

    “国主、王后驾到”

    钱业在前头引路,在距离大门五米处停下,高声宣告着。

    那些守卫王陵的士兵们立刻跪拜行礼,不敢抬头,直到拓跋九霄说了声平身,带领她迈入大门,那些士兵方才起身,像刚才那般站好。

    走过七孔拱桥,穿过雕着麒麟、狮子、云龙、吻兽等的高大石牌坊,他们踏上了通往孝陵的神路。

    神路两旁矗立着十八对用整块石料雕刻的石像生,当中有文臣、武将、马、麒麟、象、骆驼、狮子等,如同一批英武的卫士守卫着王陵。

    整条神路长达八百米,从这头望过去,远处孝陵顶端黄色的琉璃瓦折射着太阳的光辉,十分耀眼。

    记得第1次来到这里时她曾经问过,为什么将父母的陵墓命名为孝陵,他当时沉默了几秒钟,神色凝重地告诉她,因为他从未为父母尽过孝。

    是啊,一个从未见过亲生父亲、与母亲也只有一面之缘的儿子,心该有多么痛

    后来他将南宫绝囚禁于此,她也十分好奇原因,一个如此神圣的地方,他为何会将一个夙仇留下

    他告诉她说,因为南宫绝需要赎罪,代父赎罪,为母赎罪,为七七赎罪,他这样深重的罪孽,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偿还。

    缓步走在这条神路上,她始终怀着一颗虔诚的心,看了一眼身边的他,他的表情同样神圣而不可侵犯,她瘪了瘪嘴,收回目光。

    “想问什么”

    他的声音响起,好像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即使他没在看她。

    她想了想,小声说:

    “其实我想问,这里面积这么大,却只有孝陵,东西两侧的占地都空着,你不觉得很奢侈、很浪费吗”

    想想现代,寸土寸金,一块位置极佳的墓地动辄一平米几万元,还不是最好的,人活着要花钱,人死了还要花钱,真是不平衡。

    那时她就曾想过,如果自己到了弥留之际,一定要告诉子孙,把骨灰拿到一座风景优美的大山里撒了,不需要立什么墓碑、更不需要为她的死多花一分钱。

    人死了能感觉到什么死后的事都是给活着的人添麻烦,没这个必要。

    只是她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来到这里,与他相遇,做了他的妻子,跟他生了孩子,如果现在有人告诉她,她有机会回到现代,她一定会断然拒绝,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会死在这里了。

    见他半天不回答,她又追着说:

    “我知道这整个天下都是你的,可即便如此,你也不能这么任性,等将来孩子长大了,如果看到你这样的坏榜样,还不”

    “将来,”

    他突然打断了她,顿住脚步,扭脸看向了她,

    “我们都会葬在这里。”

    “我、我们”

    她有些发愣。

    “这里将会是天盛历代君王的陵墓。”

    他的目光淡然无波,接着说,

    “放心,我会吩咐下去,死后不要为我们分寝建陵,我们会葬在一起,生死相伴。”

    他的话让她鼻子一酸,眼泪扑簌而下。

    钱业见她哭了,忙劝慰道:

    “王后,恕奴才多嘴,国主的心里,除了您从来容不下第二个女人,就算两年之后您这样的结果都不会有所改变。照理说,这陵园里面,国主与王后、或者妃嫔的寝陵是要分开建的,可是您听听刚才国主说的,真是让奴才都要感动得哭了。”

    因为两年之约的事,钱业一直在自责,后来拓跋九霄想要惩罚他,被林铃儿拦下,她说,若不是钱业,她又怎么会知道他为她做了这么多,她感谢他还来不及。

    钱业又接着说:

    “且不说这两年之后会如何,奴才敢说,真的到了那一天,能被国主带入王陵的女人,一定只有王后一人。”

    林铃儿定定地看着他,耳边回荡着那四个字,“生死相伴”,她一头扎进他的怀里,牢牢地抱住他:

    “我很怕死的,你知道我的人生信条,安全第一,保命要紧。可是,有你陪着我,我就不怕了,只要有你陪着我。”

    这是她第1次觉得,也许死亡也会是一种很浪漫的事,跟他一同葬在这里,他们再不会因为任何世事而分离,生生世世,生死相伴。

    他拥住她的身体,轻轻拍了拍她的背,相对于她的感动,他只是淡然一笑:

    “好了,走吧。”

    生死于他而言早就不重要了,他从十几岁起便征战沙场,数次重伤死里逃生,一直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看似高不可攀的冥王,又有谁知道这身份背后的代价

    大丈夫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只是遇到她之后,他发现自己变了,变得惜命。

    他怕没有命跟她相聚,没有命陪她到老。

    他万不能死在她的前面,因为不想让她承受这莫大的悲痛,他会护着她,直到她离开的那一天。

    他轻轻推开她,从她手中拿过帕子,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拥着她继续前行。

    距离孝陵越来越近,红色的宫墙越发清晰起来,进入孝陵内,这里布局并不复杂,按照前朝后寝的格局排列,南起有几座宫殿,往里有东西燎炉,供焚烧纸钱等,再往北是方城明楼,内立石碑,刻写着墓主的谥号生平等,最北端则为宝顶。

    宝顶是一个直径约为十米的半球,像一口大锅倒扣在地上,表面用青砖围砌,看起来夯实牢固,宝顶下面是停放灵枢的地宫,在整座陵园里,这里才是重中之重。

    也是在这里,林铃儿见到了南宫绝。

    他坐在轮椅上,背对着他们,身形消瘦,原本健实的体魄不再,用瘦骨嶙峋来形容他也不过分。

    单是一个背影已然如此,她不敢想像此时他的脸会是何等的苍凉。

    曾经一个那么意气风发、优越感爆棚的人,如今落得这般下场,真不敢想象他的心该有多么痛、多么不甘。

    见她只是站在距离宝顶十米开外的地方便不再往前,拓跋九霄也顿住了脚步,就这样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当落在南宫绝身上时,他的眼光变得复杂。

    在南宫绝身后两侧,站立着两名守卫,即使他已经是个毫无用处的废人,但囚犯就是囚犯,这是他今生都应该享有的“待遇”。

    钱业想要招呼一声,却被林铃儿制止,因为她发现了刚刚从宝顶后走出来的人,那是燕玲珑和他们的儿子。

    燕玲珑身后也有两名守卫,不远不近地跟着,好像生怕她会使诈耍手段逃跑一样。

    似乎直到这时,她才真正用心去看这位女子,她身材十分纤细,白净的脸蛋有些凹陷、苍白,应该是长期营养不布良所致,她的五官很精致,尤其那一双大大的眼睛,真的与她极为相似。

    如果不是嫁给了南宫绝,如果她在南宫一族覆灭时选择离开,她应该不会像今天这样,只落得个终日打扫王陵的下场。

    看她的样子,年岁应该不比她大,可是生活的磨难却让她看起来比她沧桑许多,毕竟是公主出身,这样的燕玲珑,让她心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