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688岁月静好,安之若素  嚣张小王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全文阅读

    她的身边,跟着一个与七七年纪相仿的小男孩,他似乎继承了父母的优点,长得眉目清秀,此时他边帮燕玲珑清扫着宝顶上的灰尘,边听她说着什么,脸上挂着开心的笑容,与他生活的环境十分不符。

    再看燕玲珑,她的脸上也挂着淡淡的笑,好像在跟孩子说什么有趣的事,一大一小说笑着,却没有耽误他们清理宝顶。

    林铃儿心里一紧,这样美好的女子,南宫绝怎么会不喜欢

    无论身处何处,她都那样云淡风轻,好像周围的事与她并无半点关联,就算被囚王陵又如何,她好像根本不在乎。

    燕玲珑不时地抬眼看向南宫绝,大概在确认他的状态,就在她再一次抬眼时,正巧南宫绝身边的士兵往旁边挪了一步,透过缝隙,她看到了他们。

    林铃儿迎上她的目光,想扯开唇角笑一下,可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南宫绝绑架七七的恶件,所以这抹笑容,她很吝啬地没有送出。

    倒是燕玲珑,在看到她时微怔,随后便放下手中的清扫工具,牵着儿子朝他们走来。

    她的步子袅袅婷婷,浑身上下透着公主不俗的风范,林铃儿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她,没有因为她是绑架犯的夫人而产生厌恶,相反,她一直佩服燕玲珑的坚贞不渝。

    “奴才给国主请安。”

    她带着儿子在他们面前跪了下来,恭恭敬敬,与一身傲气的南宫绝截然不同。

    拓跋九霄没有说话,倒是钱业数落道:

    “大胆罪人,这是天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后,还不给王后赔罪”

    也许燕玲珑并不能确定她如今的身份,所以她选择沉默,此时听钱业一说,她马上垂首面向林铃儿:

    “恕奴才有眼无珠,不识王后凤颜,还请王后恕罪。”

    林铃儿平生最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什么请安、恕罪,一说就是一大串,一点也不干脆。

    “不知者不罪,快起来吧。”

    她爽快地应了一句。

    燕玲珑却没有起身,林铃儿知道,拓跋九霄不发话,她不敢起来,于是暗地里用肘部推了推他。

    他这才低低地出声:

    “平身。”

    燕玲珑谢过之后站起来,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她说:

    “请国主与王后稍后,奴才这就去推夫君过来请安。”

    “不必。”

    她还未转身,拓跋九霄便抬手制止了她。

    林铃儿与燕玲珑同样错愕地看着他,只见他望着南宫绝的背影,眼底是复杂难懂的情绪。

    燕玲珑仿佛明白了什么,她看了眼身边的孩子,突然拉着他再次一同跪下。

    林铃儿吓了一跳,脚步下意识地往后一退,不解地问:

    “你这是干什么”

    燕玲珑咬了咬唇,终是为难地道:

    “国主,奴才有一事相求,还望国主念在夫君是您同母异父的亲弟弟份上,可怜可怜奴才。”

    同母异父

    这四个字应该是拓跋九霄的禁忌吧,燕玲珑怎么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果然,他的脸色忽然变得暗沉,就像万里晴空突然乌云密布,让人压抑得呼吸困难。

    他缓缓垂下眼眸落在燕玲珑的身上,沉吟良久才道:

    “说。”

    燕玲珑像得到了莫大的恩赐,马上道:

    “谢国主。这是奴才与夫君所生的孩子,单名一个明字,奴才希望他将来长大能活在明亮的世界里,活得明白、睿智,故而取得此名。他还小,什么都不懂,上一代的恩怨他不知道,奴才从没有向他吐露过半个字,他性子开朗、爱笑,而且十分善良,是个好孩子。奴才想求国主,能不能将他带走,让他离开这里,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过上一个平凡孩子的生活”

    燕玲珑的一番话,让同样身为人母的林铃儿感到心酸。

    如果不能离开,南宫明就要像自己的父母一样守在这里一辈子,因为他是罪人之子,没有资格离开。

    一个刚刚五岁的孩子,从现在起就已经看到了他的一生,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任何一个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活得精彩,不枉此生,燕玲珑说出了她心底最想说的话,对着一个最不可能帮她实现愿望的人,却也是唯一能帮她实现愿望的人。

    南宫明是去是留,决定权握在拓跋九霄手里,只此一人。

    她不禁想到了小穆图,就连小穆图都没有被他完全认可,何况是南宫绝的儿子

    她看向霄,南宫明怎么说也与他有着血缘关系,也许

    “燕玲珑,你们能活着,已经是孤最大的仁慈,斩草除根,你身为一国公主,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这是第1次、也是最后一次,孤听到你说起这样的话。好自为之。”

    他没有给她任何也许,与南宫绝之间的血缘关系对他来说应该是一种耻辱,他怎么会答应燕玲珑的请求

    如果南宫明长大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自己的祖父是被拓跋九霄所杀,自己的父母被囚王陵也是拜拓跋九霄所赐,难保他不会报仇。

    连小穆图都不被完全认可,何况是仇人的后代

    她暗暗嘲笑着自己,是她太看重那一丝血缘了。

    “国主”

    燕玲珑眼含泪花抬起头,当迎上拓跋九霄那双格外冷酷的眼睛时,忽然住了口。

    也许她是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斩草除根”四个字,没有人敢拿孩子的生命去冒险,她只能认命。

    “是,奴才一家谢国主不杀之恩。”

    她乖顺地垂首叩谢隆恩,在她再次抬起眼眸时,拓跋九霄已然转身走远。

    林铃儿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又转过身来看着依然跪在地上的燕玲珑,伸手将她扶起:

    “起来吧。”

    燕玲珑没有抗拒,而是借着她的力量站起身。

    被拒绝后的她,并看不出有多么失望,好似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的唇边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那股淡然的气质超然物外,好像她根本不属于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

    她笑着打量了林铃儿一会,然后支开了南宫明。

    “我知道你是谁,夫君为你做了很多事,他肯娶我,也是因为我的眼睛有几分像你。”

    她忽然这样说,林铃儿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她的语气极淡,不带一丝嫉妒与怨恨,好像这件事根本与她无关。

    林铃儿勉强笑了笑,不知该说什么,于是敷衍了两个字:

    “是嘛。”

    南宫绝的确为她做了很多,包括绑架她的女儿,所以在燕玲珑这位正妻面前,她没有第三者般的羞愧,而是更加理直气壮,甚至带着丝轻蔑与不屑,却不是对燕玲珑,而是望向了不远处的南宫绝。

    燕玲珑并不生气,她笑了笑:

    “你好像从来没有感动过”

    “感动”

    林铃儿收回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如果有人绑架了你的儿子,说是为了得到你,你会感动吗”

    燕玲珑掩口窃笑起来,若有所思地说:

    “我这个夫君实在有些孩子气,仗着自己还有些功夫就胡作非为,他可以坚持初心,却用错了方法,难怪得不到王后的心。”

    笑罢,她忽然郑重其事,

    “王后,对于夫君曾经做过的一些令您不快的事,奴才替他向您道歉,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忘了吧。最好将他这个人也一并忘了。”

    林铃儿一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燕玲珑,南宫绝的女人居然不嫉妒她,甚至为他求情,这着实令人惊讶。

    还有她刚刚在谈到南宫绝时的表情,带着母亲对孩子般的纵容与宠溺,她无法理解,是怎样的感情才能让她做到如此宽容大度,不计较曾经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

    见林铃儿的表情,燕玲珑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思,继续说:

    “奴才不知道今天国主与王后来此是哪位的主意,但显而易见的是,您二位特意来到了这里,盯着夫君的背影看了那么久,想必今天您二位并不是来拜祭祖宗的吧奴才恳请王后一件事,今后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请国主与王后不要再来看望夫君了,可以么从奴才嫁给他开始,就没享受过一天清静的日子,如今”

    说着,她转身看向了南宫绝,眉目间满含深情,

    “他终于安稳了,不用再为任何事、任何人奔波,他终于可以每天陪在我身边,看着我劳动、跳舞,听着我说话、唱歌,他终于离不开我了,就像我离不开他一样。岁月静好,安之若素,我愿就这样与他过完一生,在孝陵也好,在王宫也罢,只要我们在一起,哪里都一样,这样很好,很好。”

    她连着说了两个“很好”,声音淡淡的,像是说给人听,又像是自言自语,可她的表情却是真实的,林铃儿从她的脸上看到了“岁月静好,安之若素”,怪不得她如此安心,原来她终于彻彻底底、完完整整地得到了南宫绝,这于她而言,已是全部。

    她不要他们再来看他,因为她不想被打扰,更不想南宫绝会见到她再想起什么,原来她竟爱得这样深,深到可以不在乎他已是废人,可以包容他曾经爱过的女人,原谅他所做的一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