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689你是王后  嚣张小王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全文阅读

    她想起了燕玲珑被吊在午门时的情景,她始终咬着唇,不哭不闹,只是安静地注视着远方,她是在看南宫绝,就像此刻看着他一样。

    这样的燕玲珑,让她另眼相看,更多了一丝敬佩。

    “你这样爱他,他知道吗”

    回想起沙漠中的南宫绝,她为燕玲珑感到不值。

    燕玲珑看着南宫绝的背影,点头笑了:

    “从前,他总是板着脸,不看我,也不听我,我在他的眼里恐怕连一粒灰尘都不如,因为他的目光时常随着一粒灰尘而动也不愿落在我身上。可是现在”

    说到这,她的脸颊有些红晕,那羞涩的样子宛如初恋中的小女人,

    “我在不经意间,总是能发现他在看我,虽然一接触到我的目光他就害羞地避开,但是我能感觉得到,他一直在看我。”

    她悄悄地靠近了林铃儿,伏在她耳边小声说,

    “偷看。”

    说罢,她娇笑着站回了原来的位置,满脸的幸福、满足。

    林铃儿说不清此时的感觉,她只知道如果换作是她,被终生囚禁在此,她只会想办法逃跑,不会安于现状,更不会有心思谈情说爱。

    而在燕玲珑的眼里,南宫绝已然就是整个世界。

    她笑了笑:

    “恭喜你。”

    对于一个以爱为生的女人,恐怕没有这句话更适合她了吧

    燕玲珑笑得更加甜蜜,因为这一番对话,她对林铃儿似乎完全放下了戒心,沉浸在幸福中的女人似乎更容易开心。

    她笑着说:

    “所以,我希望王后再不要来了,我不想让他有一丝丝的机会能想起你。在他意气风发的时候,他把全部的爱都献给了你,如今他面临终身残疾,风采不再,可我却能得到他的心,今后漫长的几十年,都会由我陪他度过,这就够了。”

    “南宫绝很幸运,因为他娶了你。”

    林铃儿说。

    燕玲珑的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因为这句话。

    “那么,奴才就不远送王后和国主了,请王后一路走好。”

    她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南宫绝身边,于是跪下相送。

    林铃儿最后望了一眼南宫绝,对她说:

    “希望你们能携手到白头,生死相伴。”

    这不正是她想看到的吗,可为什么转身时,心里是酸酸涩涩的痛楚

    在走出几步后,身后传来的声音似乎帮她找到了答案。

    “绝,你怎么哭了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伤口痛”

    是燕玲珑,南宫绝哭了

    她转过身,看到燕玲珑跪着,伏在南宫绝的膝上,急切地帮他查看着从前落下的伤口,完全没有公主的架子,在他面前,她只是一个全心全意爱他的女人,那么那么爱,从一开始就用尽了全力。

    南宫绝没有说话,她看见他放在轮椅上的手握成了拳,似乎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良久,他的手掌缓缓张开,颤抖着伸向燕玲珑,最终抚上了她的脸庞。

    燕玲珑的身体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变得僵硬,她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南宫绝,那声音好似被泪水浸泡过,咸咸的,涩涩的:

    “夫君”

    “玲珑,谢谢”

    南宫绝的声音沙哑,完全失了当年的味道。

    “玲珑你叫我玲珑这是你第1次叫我的名字”

    燕玲珑真的落了泪,她捧住南宫绝的大手,紧紧地贴在自己脸上,她似乎明白“谢谢”这两个字的含义,被泪水浸染的眸子亮晶晶的,明媚而温柔,

    “我爱你,从你揭开我的喜帕时开始,你是我的夫君,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不用谢。”

    看着这样的他们,林铃儿知道,她真的不用再来了。

    南宫绝有这样一个妻子,是他最大的福气。

    她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出了孝陵,南宫绝放下了,她也该放下了,放下一切无关的人,像燕玲珑一样,从今天起,心里只装着一个拓跋九霄,还有他们可爱的孩子们

    快走到孝陵门口时,她隐约听到了钱业的声音:

    “国主,奴才刚才去问过这里的守陵将军,他一直按照您的吩咐,对南宫绝及其妻儿照顾有加,衣食住行样样打点得有模有样,从来没有委屈过他们。”

    “去他们的住处看过了吗”

    拓跋九霄的声音很低。

    “是,看过了,住处宽敞、干净、明亮,吃的用的都不错。平日里南宫绝只能在轮椅上坐着,燕玲珑独自一人照顾着他和孩子的饮食起居,事无巨细,十分周到,国主大可以放心。”

    钱业说罢,之后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补充道,

    “哦,对了,国主命人送来的书,燕玲珑每天都会给南宫明讲读,会教他识文断字,没白费了国主的一番苦心。”

    拓跋九霄不再说话,门外安静下来。

    直到这时,林铃儿似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她一起来到这里,原来他不是吃醋;原来他一直在暗地里关心着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原来那丝血缘在他眼里并不是一文不值;原来,他竟是这样的好

    她走出孝陵时,阳光正好,孝陵门口正值风口,而他就站在那里等她,一步不曾移动。

    钱业被吹得东倒西歪,却仍然在使尽浑身解数来维护他,即使他比他矮了那么多。

    “怎么不到那边阳光下等我”

    她迈出门槛,清脆的声音很快被冷风打散。

    他回过头,撑起自己大大的斗篷将她裹进怀里,然后拥着她离开了原地。

    远离了风口,阳光下的冬天,其实并不寒冷,尤其被他这样裹着,她感觉心里好像烧了一盆炭火,不旺,温暖却能细水长流。

    对于南宫绝的事,她不打算问他为什么这样做,她只知道,自己嫁了一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他的心不是铁打的,他有着世人都不懂的温暖,她很庆幸,她懂,这是她的男人。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依偎在他的怀里,像个缠人的孩子。

    脑海里回荡着燕玲珑的话,还有南宫绝那只颤抖的大手。

    岁月静好,安之若素,这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在想什么”

    见她长时间发呆,似乎觉得怀里的人过于安静,与她的个性太不相符,拓跋九霄不禁用力往怀里拥了拥她。

    她不想再在他面前提起任何有关旁人的事,于是随意扯开了话题。

    “在想”

    她眼珠一转,忽然想起一件事,

    “在想开成衣铺子的事啊”

    “怎么,见南宫绝人家夫妻恩爱,你感觉不平衡,所以故意跟我找茬”

    他的声音冷冷的,带着一丝嘲弄。

    她腾地从他的怀里坐起来:

    “你说什么谁不平衡谁找茬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平衡了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没必要替你隐瞒了。”

    她往后退了退,与他拉开距离,得意地笑着,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表面上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实际在暗地里早就为南宫绝安排好了一切,你这个表里不一的家伙,我看你才是不平衡,你才是故意找茬”

    听她这样说,他并不意外,也不觉得尴尬,却也没有解释,只是看着她轻轻勾了勾唇角,便移开视线,将马车上的小窗推开一道缝隙,欣赏起外面的风景。

    此时她倒是真的不平衡了,凭什么他说一句就可以云淡风轻的过去,而她却要气得够呛

    “拓跋九霄,我在跟你说话”

    她恨恨地咬牙。

    “嗯,我在听。”

    他的声音轻缓地响起,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越是这样,她就越是生气。

    “好,既然你在听,那我就告诉你一件事,你也知道,我是个闲不住的人,王宫里那么闷,不等我生出儿子,恐怕就会被憋出病来,你也不想要个疯疯癫癫的王后吧,带出去多没面子所以我决定了,我要在金坦城上开一间最大的成衣铺子,我要做出自己的品牌,名字我都想好了,我要延续我在高昌时的风采,把铃曦坊继续开下去,我要让天盛的百姓以能穿上铃曦坊的衣服为荣”

    她的眼睛雪亮,说得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她好像已经看到了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百姓们排着队购买铃曦坊的衣服,对她的设计赞不绝口。

    良久,她都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她气得使劲拍了一下他的后背,的,震得她手掌发麻。

    “你倒是说话啊”

    堂堂一国之君,除了她这个不分轻重的小女子,这世上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敢对他动手。

    他无奈地闭了闭眼,转过身正看见她揉着自己的手掌,不免觉得好笑:

    “还知道痛”

    “痛,痛死了你这背是石头做的吗”

    他握住她的手,另一只覆上她的掌心,轻轻揉搓着:

    “哪有这样的道理,你打疼了我,我还要帮你揉手”

    她嘟着嘴:

    “别想转移话题,我要开服装店,我要开成衣铺子,你听到了没有”

    虽然她是王后,可他是国主,没有他的允许,她想在外面做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他一直垂眸看着她的手,淡淡地再次扔出了那四个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