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690你做前台掌柜,我做幕后老板  嚣张小王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马上沉不住气了:

    “我是王后怎么了?王后就得死板板地一辈子在宫里发呆?王后就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吗?按理说,我是王后,王后不是更能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吗?”

    总是拿王后的身份压她,如果不是她舍不得他,管他什么王后,她早就可以抛了不要!

    再说,如果外面的人知道是王后在金坦城开了一家服装店,那还不挤破头来买?想想那样的场面,她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正因为你是王后,才不能随心所欲。”

    “到底为什么?”

    她把手抽回来,气急败坏地质问着他。

    他转过身体,面向前方坐正,沉吟片刻才说:

    “官即是官,民即是民,为官者要为民办事,而不是榨取百姓的利益。”

    “好,就算你说的对,但我做生意光明正大,怎么就是榨取百姓利益了?”

    她想了想,又说,

    “再说了,我又不是官,别拿那些当官的论调来给我立规矩,我不接受。”

    “你不是官,可你的男人却是这天下最大的官。”

    他暗沉的目光射来,她张了张嘴,没有再说出什么。

    回去的一路上,她都咬着唇,没有再跟他说话,虽然承认他说的有一部分是对的,但她也有她的道理,绝对不会完全妥协。

    只要想到她的裁衣坊里那些漂亮的成衣,女人的、男人的、孩子的,想到将它们摆放到铺子里,最好再找几个漂亮女子作模特,那样的场面光是想想就已经让人兴奋不已,她又怎能轻易放弃?

    易容工具在他的手里,上次在东暖阁时他说过,如果想要回她的易容工具,就要拿她自己来换,一次只能换回一件,几十件零零碎碎的工具呢,她要什么时候才换得完?

    一路想着、琢磨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回到了王宫。

    用过了午膳,霄要留在景慈宫小憩,饱暖思淫银欲,从他的脸上、他的眼睛里,她就看出了他那爆棚的欲玉望,可想着他在马车上的表现,她毫不留情地把他推了出去。

    他站在门外不想走,却又碍着有下人在,只能抵在门上小声威胁:

    “你不要儿子了吗?”

    她在门内嗤嗤地偷笑着,说:

    “老娘现在心情不好,生不出儿子!”

    心情不好,他自然知道是因为什么,知道他不答应她就不会给他开门,可是原则问题,他说一不二,最后只能拂袖而去。

    见他真的走了,林铃儿偷偷命人找来了朱固力。

    自从回到天盛,林铃儿的地位有目共睹,而朱固力作为她的师兄,待遇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只是与他所想的,仍然是有些不小的出入。

    他原本以为凭借着林铃儿的身份,他怎么也能混上个一官半职,抖抖王后师兄的威风。

    可谁能想到,拓跋九霄冷情得很,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如今他只是作为王后师兄的存在,无名无权,拓跋九霄送了他一套宅院,三进院,倒是不小,在金坦城内不错的地角,每个月发给他俸禄,明目很简单,因他在过去的四年里保护王后有功,之外再无其他。

    他在这若大的金坦城里过上了米虫的日子,倒也算是逍遥自在,可距离他的目标却是停滞不前,一步也没有迈进过。

    至于林铃儿,因为忙着自己的事,没心没肺的,很少召他进宫,今日突然派人叫他,他受宠若惊,临走之前还特意打扮了一番,以为会有什么喜事。

    王宫内,朱固力仗着自己是王后唯一的师兄,故意拿出了几分国舅爷的派头,走路大摇大摆,昂首挺胸地来到了景慈宫。

    给王后行过礼,林铃儿给他赐了座,并告诉他不必拘谨,他们也有些日子没见了,此次召他进宫不过是话话家常而已。

    “师兄近来可好?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林铃儿笑着问。

    朱固力见她一身华服,又住在这么大的宫殿里,羡慕不已。

    再看看他自己,无论从何处看,他只是一个平头小老百姓而已,与皇亲国戚好像搭不上半点关系,唯一不同的是,他拿着朝廷俸禄,不用自食其力。

    轻叹一声,他说:

    “唉,我一个市井小民而已,能做些什么?平日里不过是一日三餐,一天两觉,无正事可做啊。”

    林铃儿听出他似乎有些百无聊赖,可她也明白拓跋九霄的心思,他不想让任何人凭借着国主的威名在外面作威作福,尤其朱固力向来只是个小小的商贾,根本不适合做什么官,所以他宁可养着他,也不愿给朝廷、百姓添个麻烦。

    她笑笑:

    “师兄啊,人得知足,你无事可做还能一日三餐吃个饱,一天两觉睡得安稳,比起那些终日为生计奔波的百姓,你不知要好上多少倍了。你说呢?”

    王后毕竟是王后,没有人敢得罪,朱固力这个看惯了别人脸色的商人更是分得出轻重,于是马上陪起了笑脸:

    “王后说得对,说得对,师兄能过上今天这样衣食无忧的日子,多亏了王后,是托了国主与王后的大福啊!”

    林铃儿但笑不语,喝了口茶继续说:

    “不过……师兄既然觉得无事可做,日子过得有些烦闷,不如我帮你找点事情做?”

    朱固力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看来今天他这身漂亮的衣服没白穿,果然有好事找上门!

    未等林铃儿说出什么事,他已经迫不及待地站起来表了决心:

    “只要是王后吩咐的,小民定当竭尽全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铃儿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摆摆手说:

    “师兄,你吓我一跳,我如今身居王后之位,哪有什么需要你赴汤蹈火的事?没那么严重啦。”

    不严重更好,朱固力心想着,只是当林铃儿说出这件事后,他的心立马又跌入了万丈深渊,

    “我啊……”

    林铃儿刚想说话,却又跑到门口仔细往外张望了一番,确定拓跋九霄不会来,她又跑回来接着说,

    “我想在金坦城里继续开咱们的铃曦坊,不过你也知道我的身份,王后嘛,出去做生意赚百姓的钱终归是不太好的,但你也知道我是个闲不住的人,而且我这里又积攒了那么多的成衣,不把它们拿出去卖、试试这金坦城的水,我是怎么都不甘心的。所以我打算把开店这件事全权交给你负责,你做前台的掌柜,我做幕后的老板,如何?”

    朱固力的心顿时拔凉拔凉的,刚刚才拍着胸凶脯说全力以赴,以为她是要给他个小官当当,谁想到她会让他继续干之前的买卖,如此说来,他与之前那个整日东奔西跑的小商贩又有什么区别?

    绕了一圈,结果还是回到了原点。

    他泄气地垂下了头,难道是因为他做过的那件事,所以才得到这样的报应?

    正想着,只见林铃儿忽然拿起手边一支细细的竹签把玩起来,他定睛一看,这不正是她丢失的易容工具中的一件吗?这竹签的尾端拴着两根白色的羽毛,竹签上面刻着“林沧海”的大名,怎么会在她的手上?

    “王后,这、这工具找回来了?”

    他刚想坐下,屁股还没挨着凳子就又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指着竹签有种想哭的冲动。

    林铃儿没发现他的异常,仍是左右手来回把玩着,点头说:

    “是啊,找回来了。想我当初几乎把桃园居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它的下落,如今却有人主动给我送回来了。”

    “送、送回来了?谁?”

    朱固力的脸色有些发白,两条腿软软的,好像轻轻一戳他就能倒下。

    “谁?”

    林铃儿哪里知道他曾经做过些什么,故意朝他挑了挑眉毛,卖起了关子,

    “你猜?”

    这一下不要紧,朱固力直接吓得跪在了地上。

    林铃儿惊讶极了,也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师兄,你这是干什么?”

    “王后恕罪,王后恕罪啊……”

    没用林铃儿说什么,他已经招架不住了。

    “恕罪?”

    林铃儿喃喃地重复着这两个字,虽然不知道朱固力为何如此,但他既然露出了马脚,她不妨就顺藤摸瓜吧,

    “如实招来,我便饶了你,如若不然……”

    她的脸色变得很严肃,缓缓落座,扔出了威胁的话。

    朱固力擦了擦额头的汗,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当初在斯南的小镇,阿莫礼骗了她、打算强行把她带回宫时,她以绝食抵抗,阿莫礼终究敌不过对她的心疼,决定放她走。

    可是就这么放她走,他又不甘心,因为深知朱固力的底细,所以他让朱固力偷了她的易容工具,并逼着他将当时她身边伺候的丫鬟香雪易容成了她的样子,这才放他们离开。

    阿莫礼当时留下了她的易容工具,朱固力说他这样做是因为不想再让她易容,而且他一直对她抱有幻想,他幻想着她和拓跋九霄不能走到一起,倘若日后他有机会再去找她,不想因为她又易容成别人的样子而认不出她。

    就算他们终究不能在一起,他也不想今后偶然遇见时,他会认不出她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