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693692我愿意补偿  嚣张小王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的声音染上了一层暗哑,这是某个特定时刻特有的声音,她怎会不懂

    “胡说,少骗人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小郑子说你每天晚上都来景慈宫过夜,也就是说你天天都能看到我,想什么想”

    话未说完,突然倾身将她抱起,在她的惊呼声中,他已经迈开大步走向了西暖阁。

    钱业很贴心地帮他们打开了西暖阁的门,在他们进去后又关上,门外,传来他低低的笑声。

    甚至等不及走向龙榻,他直接将她抵在门上,吻如雨点般密密麻麻地落了下来。

    她的呼吸被他掠夺,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她承认,她是来找他生儿子的,可也没打算这么快就动手啊,太阳还没落山呢,他看见她来了便遣走了大臣们,钱业在门外嗤嗤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如狼似虎、饥可渴难耐了呢

    况且,她并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什么也不说就迫不及待地要她,感觉她好像就是来给他发泄的似的。

    他的吻好不容易从她的唇移到了她的颈上,她终于透了口气,往外推拒着他,喘息着道:

    “喂,快放开,我只是来看看你,不是来”

    “不是来做什么”

    他打断了她,邪魅的声音暗哑地传出,他的额头抵着她的,灼热的呼吸似要烫伤她的脸。

    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好整以暇,好像故意在看她的笑话,她气急败坏地使劲推了他一把:

    “我要走了。”

    他怎肯放她按住她的双手抵在墙壁上,他嗤嗤地笑出了声:

    “你走了,谁给我生王子”

    “想给你生儿子的女人一大把,让她们生去啊”

    “女人谁”

    他的眼睛微眯,沉吟片刻道,

    “那些帮铃曦坊助威的女人吗”

    本来还处在打情骂俏状态中的林铃儿,好像被人抡了当头一棒,立马瞪大眼睛清醒过来:

    “你、你说什么”

    这半个月来,她小心翼翼、处处提防,他怎么会知道

    “我说什么,你不知道么”

    他勾着唇角反问她,看不出他的情绪是好是坏。

    他可是明令禁止她在外做生意的,尤其他的理由还是她无从反驳的,她身为王后,坐拥金山白银,怎么还能去搜刮民脂民膏虽然途径合法,但却不够合理,这成何体统

    索性装傻吧,这点她最拿手了:

    “听、听不懂,我的铃曦坊早就在离开高昌帝国时便关闭了,哪里来的女人给我的铃曦坊助威”

    她打算反咬一口,挣脱他的束缚,用力一戳他的胸膛,

    “哦,我知道了,莫不是你在背地里藏了什么女人,什么助威是假,想要来跟我示威才是真吧”

    他像料定了她不会承认一样,面色突然严肃起来:

    “你最近频繁召朱固力进宫,所为何事每次赏他那些金银布匹又是为何他是国之功臣,还是对你有恩金坦城上那间铃曦坊,朱固力终日在里面忙得不亦乐乎,生意好得很,那里面的成衣,通通由你的景慈宫所出,你以为我不知道”

    “你胡说什么你知道不知道又能怎样,反正那铃曦坊又不是我开的,那是朱固力开的,他前些日子进宫跟我说,他不想做个酒囊饭袋,只能靠着朝廷俸禄过活,无功不受禄呢,他想自己挣钱养活自己,这有什么不好所以我一口答应下来,就帮他提供了点开店的支持,这有什么不对”

    她打算死扛到底,反正她已经跟朱固力说好了,只要她打死不承认,量他也拿她没辙。

    他突然轻勾唇角,笑了:

    “这么说,那间店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林铃儿咬牙:

    “没有”

    “如此甚好,我的王后这样听话,我很安慰。”

    他挑起她的下巴,眼中颇有几分轻挑佻,

    “既然朱固力已经能自食其力了,他本就不是什么朝廷命官,我让他吃朝廷俸禄不过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如此一来,从今往后,我便再不用给他俸禄,他的生意那么好,足够自给自足,我看铃曦坊的生意好得快抵过金坦城半片绸缎庄的生意了,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富甲一方,你再也不用替他操心了。”

    拓跋九霄难得说这么多话,只是这话听起来,怎么总觉得像在窝囊她呢

    他的意思是,本钱是她出,衣服是她出,结果挣的钱都归朱固力了是吗

    朱固力的付出的确不能抹杀,但是没有她,他的生意开得起来吗没有她的好点子,他能赚到钱吗

    凭什么她在背后辛苦,却要他在前面享福一旦这件事被拓跋九霄认定了,从今往后,那铃曦坊可就真没她什么事了。

    不行,她不能让自己的辛苦付之东流,更不能让他颠倒黑白。

    “拓跋九霄,你故意的是不是”

    她打掉他的手,眼睛立刻瞪得溜圆,

    “你早就在暗中调查清楚一切,然后来套我的话,想让我就这么放弃,没门”

    “放弃什么”

    “你明知故问那间铃曦坊就是我的,怎么样是我让朱固力帮我开的,本钱是我出的,那里面的东西全是我的,你一句话就想把我的东西通通给了别人”

    她毫不避讳地承认,他的脸色渐渐暗了下来:

    “你忘了我说过什么”

    原本他打算顺水推舟,即使她做了,他也不会追究,只要把铃曦坊名正言顺地变成朱固力的产业就行了,本以为她不敢承认,没想到,她居然任性到如此地步。

    “我忘了怎么样,没忘又怎么样我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如果不做,我这辈子都不会甘心”

    她无视他的态度,倔强得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林铃儿”

    他突然握住了她的肩膀,声音大得震聋发溃,她浑身一抖,僵在了原地,

    “这辈子如果被那些老顽固知道你在外面做的好事,我们这辈子都有可能不会在一起了这样的一辈子,你想过吗”

    她缩着肩膀,冷得好想把自己缩成一团:

    “什、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他已经好久没这样凶过她了,而且这一次的凶,很不一样,

    “你以为跟那些大臣订了两年之约就算完了你的出身、你的劣迹、你的任性、你的不拘一格、你的与众不同,在他们眼里通通是登不得台面的东西,他们巴不得你犯错,好让他们有理由把你从王后的宝座上拉下来,再选一个出身好、贤良淑德的女人取代你,在这样的风口浪尖上,你居然不听我的话,在外面任意妄为,你说我是什么意思”

    她有些被吓傻了,呆呆地看着他,忘了反驳,忘了如何应对。

    她从未想过,在她任性的背后,要承担这些后冠之重,她从未想过,原来自己从前的“劣迹”,会给她带来如此巨大的威胁,而他一直在为她担惊受怕,她却仗着他的宠爱肆意妄为、全然不知危险时刻在暗中窥视着她,很有可能让她死无全尸。

    她张了张嘴,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脸上再没有了强势的神色,渐渐收敛了目光,默默垂下了头。

    她不敢,不敢拿他们的一辈子去赌,一旦她被拉下后位,她无法想像他会怎么做,她不能连累他。

    如今这般委委屈屈的样子可是很少能在她身上见到的,他原本的怒火中烧顷刻间被眼前的小女人打败了,他见不得她这副样子,他会心疼。

    轻轻地将她拥入怀中,他抚着她的背说:

    “好了,这件事,你就算做个顺水人情,把铃曦坊给朱固力,让他有个自食其力的营生,对谁都没有坏处,如果有人追问起来,你也能置身事外,师妹帮师兄一些忙总是无可厚非的。”

    林铃儿依偎在他的怀中,只觉得一阵阵恍惚,浑身好似失了力气,提不起半点精神,忙活了大半个月的生意就这样说没就没了,而且没得全是道理,她一点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这样的人生,让她突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总是说自己无事可做,整日都很无聊,其实你不觉得现在自己最应该做的、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应该天天做吗”

    他抚摸着她的背、她的颈、她的耳垂、她的发丝,循循善诱,希望她能明白,如今没有比生王子更重要的事了,而且对于这件事,他无论何时都是乐此不疲的。

    “我知道最近国事繁忙,冷落了你,我愿意补偿”

    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嘶哑,充满了情晴欲的味道,可是她却突然从他的怀中滑了下去。

    “铃儿”

    他惊呼一声,低头去看,她双眼紧闭、瘫软在他的怀里,好似失去了知觉

    “铃儿铃儿”

    他怕伤了她,顺着她的姿势抱着她滑下去,拍了拍她的脸蛋,热的,他立刻打横抱起她放到了最近的一张龙榻上,转身就要喊太医。

    这时,手腕突然被抓住,他疑惑地回头,只见龙榻上,林铃儿缓缓张开了眼睛,双眼无神地望向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