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694693此生,不悔大结局  嚣张小王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忙转过身来到她身边,反握住她的手,急切地问:

    “铃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她瘪了瘪嘴:

    “我现在真想晕过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一觉醒来就失忆,让你心疼我,就算我任性、闯祸,你还是心疼我,不会像刚才那样骂我、吼我。”

    他无奈地舒了口气,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原来你在骗我装晕很好玩吗”

    她点点头:

    “好玩,”

    说着说着便笑了,

    “不过幸好我不是真的晕了,否则怎么看得到你紧张我的样子”

    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暖爱昧不明的弧度,渐渐俯下身,悬在她的上方,声音暗哑,透透丝丝缕缕的情晴欲:

    “我还可以更紧张你,要不要好好看看”

    她意识到危险降临,笑着往后缩着身子:

    “你、你想做什么”

    他一把拉住她,欺身上来,贴着她的唇说:

    “做我们该做的事。”

    “哈哈不要啊”

    他说罢便吻了下来,重重地啄着她的颈,痒得她大笑大叫,西暖阁里传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不过这放肆的笑声很快就变了味道,在他的热情中,她变得浑身酥软,像只煮熟的虾子般弓起身子,死死地攀住他,任他享用。

    在彼此一阵阵的战栗中,他在她的身体里缕缕播下爱的种子,这一切,只为爱。

    铃曦坊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从那天以后,一切就按拓跋九霄说的,铃曦坊正式成为了朱固力的产业,林铃儿高兴的时候就设计几套成衣拿去给他卖,由于用料上成、做功考究、设计新颖,总是能卖出高价,但无一例外,赚来的钱不归她所有,顶多她会问朱固力要个本钱而已。

    朱固力不像前几日进宫那么频繁了,偶尔来一次,也是她想听听铃曦坊的经营状况,为自己的设计创意骄傲自豪一番,可是兴奋之后,得到的却是无边的落寞。

    没有了铃曦坊这偷偷摸摸的生意,她的日子又恢复了一成不变,这样平静的生活真的很不适合她。

    才过了没有几日,她就挨不住了,整日无所事事,嚷着无聊,自己快把自己逼疯了。

    闲来无事,她想起了远方的旧人,于是提笔给春雨写了封信。

    信中,她把自己的现状简单地透露一些,然后问春雨的近况如何,问她与穆天宁之间的感情如何,这么多年过去,可有重大进展等等。

    不日之后,便收到了春雨的回信,她在信中恭喜林铃儿一家团圆,还说她与穆天宁的感情与日俱增,并为他生下一男一女,穆天宁比之前成熟稳重许多,瓦倪国主对他极为器重。

    她还说丹珍后来选择了回到斯南,从佛堂出来后,她整个人的心性都变了,再没有了从前的飞扬跋扈,变得极为内敛深沉,她说她想回到斯南潜心理佛,送她走的时候,瓦倪国主与穆天宁都没有为难她,只希望她能遇到真正的有缘人。

    她还说,从前的冥王府一直空着,国主派了一批人进驻冥王府,将里面打扫得一尘不染,也有些人气,就好像冥王还在一样,大概,国主终究是舍不得冥王的吧。

    最让林铃儿介怀的,还是穆天宁,春雨说,虽然穆天宁一直再未纳妃,身边只有她一个,但是她能感觉得到,他的心里始终装着另外一个人,他时常会去从前的冥王府里散步,在一棵柿子树下站着,良久地望着树梢发呆,想是睹物思人吧。

    春雨将林铃儿的来信给他过目,他看过之后只说了一句话,“她过得好,便是最好”。

    林铃儿将信窝在胸口,眼睛酸胀得难受,她突然想起了一首歌,好像特别适合穆天宁唱: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想着想着,她竟扑哧一声笑出来,大家过得都很好,这样才是最好。

    在信的最后,春雨问她,从前不是说要跟最好的姐妹们办一个什么八卦周刊,问她在天盛那么大的地方,有没有办起来,如果办起来的话,生意一定会很好。

    “八卦周刊”

    这个名字让她的眼睛顿时变得雪亮雪亮的,

    “我怎么把它给忘了若论打发时间、茶余饭后最妙趣横生的事,哪一件能比得过聊八卦”

    她又想起了拓跋九霄曾经警告过她的话,于是眼珠一转,

    “嘿嘿,我免费办,免费发放,分文不取,看谁能说得出我什么。接下来的日子里,看老娘如何在天盛王朝内掀起一阵阵舆论狂潮”

    她放声大笑,笑得身边的小郑子和外的台阶上,七七、小穆图、蝉儿,三个娃娃双手托着下巴支在膝盖上,眼珠随着拓跋九霄的身影而转动着,动作整齐划一。

    “公主,你说国主会给你的小弟弟起什么名字呢”

    蝉儿好奇地说。

    七七嘟着小嘴:

    “今天是八月初八哎,我生在七月初七,就叫七七,难道父王会叫他八八”

    蝉儿像听到了天方夜谭,突然瞪大眼睛望向七七:

    “粑粑”

    “噗”

    七七差点吐血。

    小穆图望着两人,心碎地翻了个白眼,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就在这时,一声婴儿的啼哭自寝宫中传出,紫月马上冲出来报喜:

    “恭喜国主,贺喜国主,是一位王子,真的是一位王子”

    拓跋九霄无以言表此时的心情,拨开紫月便冲进了寝宫,顾不得下人们提醒着男人不宜如此云云。

    他迫不及待地跑到床边,望着榻上脸色发白、大汗淋漓的铃儿,红了眼圈:

    “铃儿”

    只是一声,似已包含了千言万语。

    林铃儿将手伸向他,让他坐到自己身边,笑出了眼泪:

    “是儿子,我是不是可以做你一辈子的王后了”

    他紧紧抱住她:

    “你从来都可以,只有你可以。”

    她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好像在为这句承诺盖章、烙印。

    他吃痛,以为她咬过就会松口,谁料她却越咬越狠,没有放开的意思。

    他皱着眉:

    “铃儿,铃儿”

    她闷哼出声:

    “痛,我好痛”

    “哪里痛”

    “肚子、肚子好痛”

    “稳婆,这是何故”

    他急了,握着她的手就站了起来。

    结果,稳婆说的一句话差点让他跌坐在地上:

    “回国主的话,王后肚子痛,是因为肚子里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写在最后:    “我知道,在你最美的华年里,我没有给你最好的,折磨,受伤、分离、等待,仿佛是在我们身上用得最多的词汇。其实我想告诉你,在我眼里,从来没有两年之约,无论你生男生女,无论你如何被人诟病,你都是我唯一的女人。你是王后,我便是国主;你脱下后服,我便伴你云游四海。有你,便有我。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是我的唯一,此生,不悔。”

    大结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